尖五

05 Dec.

【Kingsman】【哈蛋】Hello,Goodbye(可爱的骨头AU,HE)

Chapter.4

1984年12月6号

那一天的开始都和往常一样普通。

Eggsy起得很早,收拾着他的小藏宝箱。就在那天一串的连拍之后,他的最后一卷胶卷也用完了。他盘腿坐在床上,看着老妈走进来,跨过他地上的那些海报,喉咙里发出嫌弃的声音。“Eggsy,你该收拾你的房间了。”她顺手收起几本Eggsy随意放在书桌上的杂志,拉开了窗帘,阳光透进来,照在Eggsy的床上。“差不多该起来了,你不能总是醒着就赖在床上。你的妹妹都已经坐在楼下的餐桌上了。”她轻轻拍了Eggsy的腿。

“好吧,我知道了,妈。”Eggsy不情不愿的把屁股挪到床沿,想起来应该把自己的胶卷们都冲印出来。“HEY!妈,我想把我的‘杰作’们都冲印出来。”他把小藏宝箱——那个木盒反扣过来,二十四个胶卷落满了床铺,彼此碰撞出声音。这声音还蛮好听的。看着这么多胶卷,Eggsy心里升起一阵成就感。

“什么?噢...Eggsy·Salmon,你把我们生日送你的所有胶卷都拍完了?”老妈的声音猛提了八个度,还叫了Eggsy的全名,好像下一秒就要把Eggsy的耳朵揪起来臭骂一顿。

糟糕。Eggsy缩了缩脖子,一般这种情况预示着他要死定了。“呃...是的?”他硬着头皮回答了,手指抠着他的袜子边。

“你知不知道这要多少钱?”老妈把杂志泄气的甩在在抽屉里,好像能显示出她对这个不懂事的大儿子有多么的头疼。“不,不可能,你想都别想。我一卷也不会给你冲的。”

“Please——老妈,说真的?”Eggsy故技重施了他的狗狗眼,理所当然的被西蒙太太无视了。

“好吧,那我的事业就这样毁了。”丧气感马上冲毁了Eggsy伪装出来的良好情绪,自己的要求被屡屡驳回使他非常不爽。他弓起背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玩着自己的照相机。“胡说八道,你的事业,什么事业?”老妈也被Eggsy话中带着的不满刺到了,她马上回过头驳斥了Eggsy。

好在老爸一边系着领带一边走到Eggsy房间的门口。“嘿,嘿,亲爱的,怎么啦?什么事业被毁了?”他注意到房间里剑拔弩张的气氛,低下头问自己的妻子。“问问你的好儿子。他把生日时我们给他的胶卷都用光了。”“全部?”“全部,一个都不剩。”“Eggsy!”西蒙夫妇同时用瞪视的目光扫向了Eggsy。

好极了,这下夫妻二人都要来用目光审判他了。Eggsy对空气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在这个家里,有点创造力简直就是犯罪。”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仅想到了自己的相机,还想到了书房里老爸的半壁江山,老妈对那个不感冒极了,她甚至都不想谈这个。“好吧,好吧,这样吧。”老爸显然也想到了自己,最终让步了,“我们一个月冲一卷行不?”妈妈在他身边无奈的看着他。

“一个月一卷?”Eggsy瞪大了双眼。

是的,老爸老妈算是让步了。但是!Eggsy把碗放在水槽里,他有整整二十四卷胶带,如果一个月冲一卷,那他再等两年。两年?他都要变成一个老头子了。

天哪。他怒气冲冲的把手塞进蓝色夹克衫的袖子里,站起身去收拾他的书包。“等我的照片冲出来,我都已经人到中年了。”他妈妈余怒未消的瞪了他一眼。

“我们有二十四卷胶卷要冲,是吧?一卷是2.99$,二十四卷就是71.76$。”他听到爸爸在饭厅里对妈妈说。他把家庭作业塞进书包里,哼了一声。会计就是算得快嘛。

“我觉得一个月冲一卷对他挺公平的。你说对不对?”是的,公平。相当公平,他把铅笔袋粗暴的塞进书的旁边。“哦,亲爱的,是的,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接着忽然安静了,只剩收音机的音乐声响。

于是当他终于收拾好了书包转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父母亲在一起,而他的小妹妹举着手里的小勺子好奇的看着他们。

“Ewwww,拜托。”他发出一阵作呕的拟声,满意的看着这一对离开对方的唇,“Daisy还在看着呢,别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了。看在我从小就看着你们亲到大的份上——我要上学去了。”他背上自己的包,带着那么点战胜父母的隐秘的小得意。“再见爸爸,再见妈妈。”爸爸忙着把Daisy塞进玩具里的麦片理干净,他忙得头也不回的对他说再见。而妈妈叫住了他。

她手里拿着一个诡异的东西。噢...不会吧...他还听到了流苏上挂着两个铃铛的响声!而那个玩意的上面还有个大大的毛线团子。“这是...什么...”他艰难的反问,强忍着拔腿而逃的冲动。“这是你的新帽子。”妈妈把手伸过来,示意他戴上。“今天天气很冷,Eggsy。保护好你的耳朵别让它长冻疮。”她看着自己织的帽子,眼睛里带着满意,显然她觉得自己的手艺好极了。

“噢不,妈妈,今天其实还好,而且这个帽子我...”他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妈妈的眼睛里写满了威胁。类似于“如果你不戴我亲手织的帽子我会很伤心,我一伤心你的胶卷就要对你say goodbye了”。好吧,好吧。他认命的接过帽子,让自己变成一个娘里娘气的乖宝宝。在爸爸善意的嘲笑声里嘟哝着走出家门。霍利戴跟在他的身后想要一起,它吐着舌头舔他的手,却因为他带着手套而舔了一嘴的毛。它犯蠢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爱,Eggsy感觉自己带着这顶丑丑的帽子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糟糕了。他愉快的踏上了上学的路,并且在途中遇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布莱恩,他们结伴一同走。

在打闹中,没有人注意到街角的绿色小房子的窗帘微微动了了一下,露出一条缝隙,那条缝隙里,有一个充满恶意的冰冷视线慢慢的追随着Eggsy的身影。

========================================

下课铃响的太及时了,今天的阅读课是一场噩梦。

Eggsy如同解放了一般站起身来,旁边跟着布莱恩,他们对视了一眼,同时舒了一口气。

“《奥赛罗》是什么东西?莫名其妙。”“那个家伙画着个大黑脸,看起来像个傻子。”Eggsy撇了撇嘴。事实上,他看了那位摩尔人用颜料涂黑的脸就一阵无语,他只关注了剧情十秒不到,剩下的时间就全盯着坐在他斜对角的Harry认真写字的背影了。连他的背影都帅的让他心动。Eggsy绝望的想着,和布莱恩一同走到储物柜前。

“等等,兄弟。”布莱恩忽然停住了,他看到了他的姑娘克拉丽莎,正对着她的女伴笑着。布莱恩走了过去:“嘿,克拉丽莎。”他用一只手把克拉丽莎圈在自己的范围里,邀请克拉丽莎去电影俱乐部,还要求和他爱的姑娘复合。涂着宝蓝色眼影的克拉丽莎盯着他看了一会,笑了起来,她的手指轻轻缠上了布莱恩的。布莱恩挽着姑娘走了,只给他留下一个挥手。


如果认识哈利能跟布莱恩要求克拉丽莎复合那样简单就好了。Eggsy沮丧的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把自己不用的几本书重重的塞到里面。他觉得今天简直是糟糕的一天。但是下一秒他就僵住了。

“Hello,Eggsy.”

有一个轻轻的,温柔的纯正英音在储物柜打开的门后方响起,落在他的耳边。

上帝啊,是他听错了吗?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他觉得是他幻听了。但是他想确认一下,就一下——

他慢慢地把头转向了右边(他惊讶自己居然顺便把柜门关上了,认真的?Eggsy?)。哦操。他没有幻听。

世界上最完美最辣的英国少年绅士就站在他的身边,Harry·Hart,他的暗恋对象。

他感觉自己僵硬的像座石像,每块肌肉都冻结成冰,他都能听到自己转头时冰渣崩落的声音,抑或是他的心跳?

“Hi,Harry.”他是把Harry的名字叫出来了是吗?他以前可没有认识过Harry,他的心思会被Harry察觉到吗?噢。他盯着Harry,本来是想在他的神色里找到答案,但是他看入迷了。

“你觉得刚刚那个摩尔人怎么样?”Harry对他微笑。他见过很多Harry的笑,但是没有一个笑对着Eggsy的。这个笑这么的温柔,好像能把Eggsy醉死然后一头栽在里面。他要把这一刻永远记在心底。

心里的思绪太复杂了,闪过的想法有那么多。Eggsy的大脑差点就死机了。因此他对着Harry的问题足足愣了五秒钟,才傻乎乎的反问。“什么人?”他的中枢处理器冒着烟,只注意到Harry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奥赛罗》。阅读课我们上的,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

“噢——哦!”说到奥赛罗,Eggsy终于明白过来了一点。

“呃...很好,那很好。我猜?”Eggsy你这个大傻逼你到底在说什么!他在心里疯狂的大叫,但是,天啊,他从来没这么紧张过,他的词汇量好像一下子缩回了他的四五岁,”噢,那个剧很棒,棒呆了。无与伦比。Yeah,我的意思是,那太难以置信了!”他的眼神错开了Harry的,心里懊丧的想要回到前一分钟打死过去那个Eggsy,然后让一个平静无波讲话流利的Eggsy取而代之。

“我喜欢它。”Harry的笑意真真切切的被拉大了。露出了脸颊旁边的小酒窝,配上他难得没有抹发胶而蓬蓬松松的茶棕色卷发和深灰色的高领毛衣,可爱的就好像,就好像Eggsy小的时候常常抱在怀里睡觉的泰迪熊一样,然后Eggsy情不自禁的把泰迪熊换成了Harry。Eggsy脸上的红晕开始往耳朵蔓延了。

“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共同点。”Harry继续说着,但他的话让Eggsy突然糊涂了。什么?第二个共同点?可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认识过Harry啊?

他疑惑的问道:“我们还有其他的共同点吗?”

Harry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了,Eggsy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看着Harry向前一步贴近了他。他的眼神温柔的流淌着,毫无保留的面对着Eggsy。他轻声的说,好像一句情诗的呢喃。

“你不知道吗?”

他直面没有回答,他狡猾的抛下反问,退让一步,好像是欲情故纵。

面对着那一双眼睛,Eggsy还有什么不明白的。Harry凝视着他。眼睛里都是深情,那感情浓烈的如Eggsy每时每刻所希冀的那般,但是临到关头他退缩了。但不,不是拒绝。如果Harry他再说一遍,他会答应的,他只是太震惊了。Harry还会再说一遍吗?

他回避了Harry的眼神,低着头拉开储物柜。之前随意塞书的行为遭到了报应,他的几本书、笔记本和文具盒都噼里啪啦的掉了出来。马上打断了这尴尬的气氛。他们一同蹲下身去,Eggsy嘟哝了一声倒霉,试图马上收捡齐他的书。Harry匆匆扫了一眼书名:“这些书都很有趣。”“这些该死的书我都没有看过,我,我要...”Eggsy语无伦次的解释着,这下他连抬头看着Harry都不敢了。
“Eggsy.”Harry打断了他,把落在他那边的《奥赛罗》递给Eggsy,“你礼拜六有安排吗?”他的目光期待的看着Eggsy,眼睛里也多了点紧张。Eggsy慢慢的看着他,从脚到脸。他们一同直起身来。

Eggsy忽然笑了,当他看到Harry眼里的紧张,忽然意识到他们是一样的。他终于敢把眼睛再次从Harry的下巴挪到Harry的眼睛。“你在邀请我?上帝啊,为什么不呢?我是说,好。”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感觉之前的紧张感都没有了。好像之前的所有铺垫都是为了这句话似的。而Harry放松的笑了,他的褐色眼睛里的神情Eggsy第一次看见,就像有人在溪水里撒了把钻石,在波光幻影里有星子。Harry说道:“你真可爱,Eggsy。”他的手掌拂过Eggsy的头发,好似刮过一阵暖风。Harry离开前,他绅士的笑容又重新浮上来了。但这个时候Eggsy已经能看透那层表情,看到Harry眼里真实的情绪。“周六在商场瞭望亭,我会在那里等你。我将期待与你的见面。”

当Harry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走廊尽头,Eggsy依然有种漂浮在虚幻里的不真实感。

但是手里拿着的《奥赛罗》书脊上被Harry拿过的地方残留着淡淡的体温告诉他刚刚那一切并不是幻觉。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住了想要大叫或者上蹦下窜的欲望。他走出教学楼侧面的门,已经很迟了,他该回家了。

他加快脚步,步伐里带着极致的喜悦。

+

Eggsy面对着绕大路和穿过玉米地走小径的面前他毅然的选择了抄小径,Bobby·Connors走在他的前面,他又加快了几步,希望能跟Bobby结伴走一段。但是天气太冷了,他跑了几步觉得风把脸颊吹的刺痛。尽管带着手套,他的手仍觉得冰凉,他想早点回家吃饭,在取暖器前把自己烤的温暖。他的耳朵如老妈说的一样冷起来了,冷的快要感受不到他有一对耳朵。

他犹豫了一下,拉开书包拿出了早上嫌弃的塞在里面的帽子,但是他的手不知怎么的,没拿稳手里的那本《奥赛罗》。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书页被冷风吹的掀起,一张薄薄的纸片飘了出来。

Eggsy对这张纸片没有印象。但是他忽然想起了Harry递给他之前翻了一下书的情景。是Harry放进去的吗?那张纸上能看出写了字。噢…里面写了什么?

Eggsy的心里升起一阵期待,把手伸向那张纸。但是风却带着那张纸像跟他捉迷藏一样向前滚动着,而Eggsy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追逐,却如何都扑捉不到它,他专心的往前跑,差点撞上一个男人的腿。

评论(29)
热度(41)
沉迷哈蛋,醉心脸叔,日渐并没有消瘦

© 尖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