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五

30 Nov.

【Kingsman】【哈蛋】Hello,Goodbye(可爱的骨头AU,HE)

Chapter.2


一定是老爹被他关于“自行车铃铛上的铁锈有多么美丽”的演讲烦透了,Eggsy的老旧的“daddy级自行车”淘了汰,新的自行车刷了红色的亮漆,Eggsy几乎可以想象,当他骑着那辆自行车到学校时,这颜色会在路上是一条亮丽的风景线。而车头前面有红白色的编织篮,虽然这有点娘,不过Eggsy终于可以把他的书包如释重负的扔到竹筐里。


令人沮丧的是,妈妈放下手里的碗碟,用外交辞令般的口气对他说:“不,Eggsy,新车如果被你骑到学校去,没过几天又会像之前那辆自行车一样刮花的。而你从来不知道爱护东西。”她把围裙解开,挂在挂钩上。她拒绝让步的态度那么明显,Eggsy只好把求救的puppy eyes投向沙发上摊开报纸的老爹。老爹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抖了抖报纸。


噢...他就知道知道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家里的这位妻管严身上,可不是么,他们可是能在他面前吻在一起的夫妻。夫妻同心,拒绝蛋西。完美。


Eggsy向上翻了一个白眼送给爸爸,跺着他不满的步子上楼去。



相机的胶卷总是用的那么快,Eggsy满怀忧愁的把最后一卷胶卷放进相机。他的小藏宝箱里已经装了二十三卷用过的胶卷了,一旦拍完这第二十四卷他就能请求妈妈把他的艺术大作们冲洗出来,像班里的Jason一样,宝贝一般的收起厚厚一叠相片。当然他跟Jason不是同一类人,Jason未来的志向就是能拍摄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然后把她们的照片带回家收藏。Eggsy却不一样,他想成为野生动物摄影师,他想象过无数次自己在非洲草原上拍摄豹子矫健的英姿。当然如果能Harry一起,想到Harry,Eggsy不由的握紧了相机,抿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快点!Eggy!!”妹妹稚嫩的声音在楼下大叫着他的昵称。周末他们总会出去玩上一会儿。Daisy的声音打断了Eggsy的沉思。他拉开房门,一面大声的回应着“就来!”,一面急匆匆的把他的藏宝箱塞回的床底下,冲了出去。


过了几秒,他又咚咚咚的冲上来,抓起他的相机。


当Eggsy下去的时候,Daisy正站在新自行车旁边,期待的看着他。“你能载我一程吗?年轻的绅士?”她奶声奶气的眨巴着蓝眼睛看着他(他大概明白为什么爸爸永远都拒绝不了妈妈了),照着昨天电视里演的女主角一样屈膝,提了提她奶黄色的裙摆。他大声的笑出来,把手里的相机放在篮子里,他弯腰抱起妹妹,满怀爱意的亲了亲她的额头。他仅有的一小点不满也马上被抛在脑后了。


“当然可以了,我的小淑女。坐好咯!”他把妹妹放在后座上,往前倾身,蹬起了自行车。


Daisy不重,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不算什么,Eggsy站起来蹬了一段时间后,他便把自己的屁股安然的放回了座垫。在他身后,妹妹铃铛一般的笑声伴随着飘落的梧桐叶。


经过一段下坡路的时候风声呼呼的吹过他们的耳朵,Daisy把小脸埋在Eggsy的背后,小胳膊挽着他的腰,时不时偷偷探出来。吹到风了又像是捉迷藏被发现一样,重新把脸埋回Eggsy的背后。


而在回程的路上,下坡就变成了恼人的上坡,Eggsy站起来蹬着脚踏,Daisy安然自得的坐在座椅上不安分的晃着,挥舞着手喊哥哥加油。而Eggsy涨红了脸咬紧牙关,终于爬上了坡顶。终于。Eggsy苦笑着感受了一下背后的汗水,决定慢悠悠的骑会儿。此时的街道上人不算多,Eggsy放松的蹬着脚踏,感受凉风慢慢吹干了他的衣服。


在路过长街的时候,Eggsy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书店的玻璃窗前。他下意识的减慢了速度。


是Harry。他穿着黑色的卫衣和牛仔裤,Eggsy很少能看到Harry穿的这么休闲。牛仔裤完美的包裹出了Harry的腿型和他的屁部。等等,他刚刚真的是在想Harry的屁股吗?Eggsy脸刷上一层红色。他得承认Harry让他“兴致勃勃”,但是他又尽可能的压抑青少年的冲动,他甚至觉得意淫Harry简直是种玷污。往日他在黑夜里无可避免的想到Harry,他就立马从床上蹦起来,让冷水冲刷自己,在自己小声的嘟哝里盯着小蛋西,好让它平静下来。


他不再去想Harry的牛仔裤,而自行车的车速再慢也超过了Harry,在Harry转身离开橱窗,推开书店门进去之前,他及时的把黏在Harry身上的目光撕了下来。


他听见书店门口挂着的风铃在他身后清脆的响,而他脸上挂着无法停下还逐渐扩大的笑容。



当他们重新回到家门口,Daisy的小女朋友已经在家门口等着她了,Daisy看到伙伴立马抛弃了哥哥。Eggsy笑着感叹这个小没良心的。然后放心的看着她们结伴在树下做家家酒,忠诚的好伙伴Holiday蹲坐在Daisy的身边,用舌头洗礼着她的面颊。他扶着自行车转过头,看到父母在街角的绿房子前,房子前的山茶花开得正好,一个男人站在花的后面跟Eggsy的父母谈笑着。山茶花太漂亮了,值得记录。Eggsy榛色的眼睛亮起来,他看了一眼自行车筐子里的相机。他现在知道自己要拍什么了。


当Eggsy的自行车骑到那儿的时候,那个男人用小园艺剪剪下一朵茶花。茶花开得热烈,它还年轻,却连同它的叶一同被裁了下来,等待它的命运甚至不是腐烂在泥土里。园艺剪一开一合,轻轻的“咔嚓”一声。那朵茶花送给了妈妈。Eggsy单手握着龙头,拿出筐子里的相机。


“嘿!看我!”父母站在那丛山茶花前面的样子美极了,妈妈披着她的棕褐色头发,红色映衬着她的蓝色眼睛。爸爸双手插着衣袋,但他的金发和遗传给Eggsy榛色的眼睛里看着妈妈,满是温柔。如果要为Eggsy的作品们评选其中一张作为封面,那么他们现在的样子拍下来完全能当选。然而妈妈忙着和他们的邻居进行友好的成人之间的交谈,大概是关于Eggsy完全没有任何兴趣的艺术花方面。她甚至都没有转过身来,只是吝啬的给了Eggsy一个几乎看不到的侧脸。


“我们马上就去你那儿,孩子。等我们一会好吗?”爸爸倒从不令人失望,他转过来安抚了一下激动的Eggsy。但是Eggsy觉得妈妈有魅力多了,真的。“Mom~~”他拖长了音叫着妈妈,妈妈总算赏了他一个眼神。因为那个邻居男人又开口说话了,她无暇顾及Eggsy。


好吧,Eggsy耸肩,能拍到一些是一些吧。他单手掌着自行车,歪歪扭扭的连拍下好几张照片。


妈妈下意识转过脸来的一瞬间。爸爸担忧的让他小心点。还有山茶花,还有花坛间...那个邻居。


Eggsy本来想拍花坛的,但是那个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毁了镜头。


“你拍了些什么?”他的父母终于结束了对话,他们问Eggsy,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刚刚那串连拍里收获了什么。


“全部。”Eggsy大笑着,不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一串连拍里到底能找得出几张自己能满意的照片。


但是他不知道,他确实,拍到了全部。


===========================================================


快要到晚上的时候,Eggsy到老爸的书房里做客。老实说,那一整面柜子里放着的玻璃瓶里的微缩船模真的酷毙了!!他的眼睛因为好奇和兴趣显得格外明亮。老爸了然的看着少年脸上的表情。他坐到书房桌子后的椅子上,他面前的桌子上放满了工具,可能过于喜欢船模,他连墙上的灯座都是船舵的样子,他邀请少年在对面坐下,他摆弄着桌上未完成的作品,他抬起眼睛。


“有兴趣加入吗?”


对面少年的脸上带了点惊讶,指了指自己。好像没有料到笨手笨脚的自己也会被父亲邀请参加精细的手工活。


“这房间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爸爸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你应该相信自己的能力,Eggsy,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Eggsy脸上浮起一阵红晕,少年轻而易举的被父亲的夸奖击中了。他低呼了一声,把身子倾过来,按住老爸示意要他按住的玻璃瓶:“哇哦,我从来没想过你这么慷慨。”“父母对孩子一向大方。”父亲爽朗的笑了,他小心翼翼的用镊子把帆船从玻璃瓶口送入。而

Eggsy对他温暖的微笑了一下。


房间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直到Eggsy提起话题。“克拉丽莎喜欢你。”Eggsy松开固定瓶子的双手,看着老爸把仔细的整理着拴在各个船模活动部位的细线,防止它们打结。“她是谁?”“那个涂宝蓝色眼影的金发女孩,正在跟她的男朋友布莱恩冷战。她说他现在喜欢的

是你。”“噢,那我就是她的一个借口。”他头也不抬,用细木棍一根根的把线挑出来。


“那也是她看的上你才找你做借口。不过说实在的,他不知道你是个会计,而且还是个模型狂热爱好者。”“你是在损我啊。”老爸的眉毛和他手里的线一齐挑起。Eggsy大笑着不置可否。“说真的,老妈嫁给你之前知道吗?关于你的沉迷?”Eggsy用目光在柜子上扫了一圈,看着那些圆瓶子长瓶子,高瓶子矮瓶子,统统躺倒着,里面装着老爸的模型。


“Eggsy,有爱好是件好事,你可以从中学到很多。”


“比如说?”


“比如说,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没到完成时绝不轻易放弃。如果出了错就从头再来,坚持不懈,直到完成。”


“噢噢,又是长篇大论?但我觉得你比如说的事不仅是做船模吧,还有追老妈是不是?她知道你的小爱好之后想必纠结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嫁给一个狂热模型爱好者然后无奈的看着他天天窝在书房里做模型?她真是做了个高风险投资,好在她赢了。”Eggsy点了点头,眼里装满了装模作样的同情和对老妈的景仰。


而西蒙先生只能无奈的把整理好的一束线握在手里:“就你会贫嘴,Eggsy.重点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你爷爷把做模型的手艺教给了我,现在轮到我教你了。我们这是在创作,我们自己独一无二的创作。”他停顿了一下,看着Eggsy的眼睛里藏着骄傲,“你是我的第一个搭档,Eggy。以后这些模型都是属于你的。”他转过头看着那些模型,那些模型就像是他的财产,从他年少,一直到现在。而这些宝贵的东西终将传给他的儿子。


“我知道。”Eggsy同样转过去看着那些模型,语调轻柔。


“Jack!Eggsy!吃饭了!”饭厅传来妈妈的呼唤,闻到饭菜的香气,Eggsy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饿了,他跳下椅子,准备去吃饭。“Wait,wait,wait!”爸爸叫住了他,他把手里的线递给Eggsy。“准备好了吗?”Eggsy意识到他们的船即将起航,他兴奋的睁大眼睛。“抓紧咯,船友,开船!”在一声号令下,Eggsy抽紧了绳索。


风帆扬起来了,好像一个奇迹。“多美的一瞬间。”爸爸呢喃着。他们彼此都知道这不仅在说玻璃瓶内的这一时刻,还在说房间里的这一时刻。妈妈的催促声又从房间外响起。“时间到了,再不出去你妈妈要进来揪我们两个人的耳朵了。”父子俩相视一笑。


爸爸吹灭了房间中燃着的蜡烛。



PS:以后进入一周双更的模式,这周还会有一更在周末

评论(13)
热度(36)
沉迷哈蛋,醉心脸叔,日渐并没有消瘦

© 尖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