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五

28 Nov.

【Kingsman】【哈蛋】Hello,Goodbye (可爱的骨头AU,HE)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凶手糟糕的心理活动

作者的碎碎念:重温可爱的骨头这部带给我过童年阴影的电影,我体会到了更多东西。除了其中的恶,还有更多的温暖。因此我想写一个伤痛的故事,但在伤痛里不应只有伤痛,应该还有治愈和温暖。因此我斗胆动笔了。
以及在此特别感谢奶球球,她耐心的听我的脑洞,提出意见,并且我们还一同谈论了好几天的设定问题。而且每天晚上默默的承受我的骚扰qvq,给奶球比个超大的心!你超棒的!




那样的吻,一生之中只会有一次。

Chapter.1

Eggsy很小的时候,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水晶球。他太小了,他站在桌脚望着水晶球,却看不到桌子的另一边。

他跌跌撞撞的走向桌子,手在空中抓着好像要握住什么东西。终于他抓到了,他双手攀住桌沿,把下巴搭在桌沿上望着水晶球內的景象。

他的父亲注意到了,放下手中看的书向他走来。

水晶球里是一只小企鹅,戴着红白条纹的围巾,隔着玻璃望着他。他突然感到很难受。桌子上的旋转小马和抽屉里的山羊玩偶们都有自己的伙伴,只有企鹅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水晶球里。艾格西担忧极了。

爸爸温暖的大手放在了他的头上,他是那么的懂得儿子的心思。

他蹲下来,和Eggsy一起看着水晶球里的企鹅。“不用担心,孩子,他在里面过的很好。他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他拿起来摇晃

那个水晶球,雪花纷纷扬扬的重新落下。

“看,Eggsy,好看吗?”

艾格西看着那些雪花。他爱雪花,冬天的雪花能让他尽情玩耍。

“嗯!”他露出一个微笑,点点头。

============================

有一年的夏天。

Eggsy的家庭差点经历了一场悲剧。

他的小妹妹Daisy在玩闹的时候吞了一小截树枝——天知道她是怎么吞下去的。他当时在房间里做他的家庭作业,就听见外面Daisy的
朋友尖叫哭泣的声音。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可能和情绪。她是不是摔了一跤?还是被车撞了?或者更加严重?天哪,他不愿意去想更糟糕的事。后悔和自责蜂拥而上,但是那只是一秒的事情。下一秒他冲出了自己的房间,大声的寻求父母的帮助。但是他们都不在家,他们或许是有急事出去一趟。

他冲出去,看到痛苦的仰躺在地上艰难呼吸,面色涨紫的Daisy。她看上去马上要断气了。她的小朋友带着哭腔说Daisy吞进去了一截树枝。

Eggsy知道如果父母在的话,这件事也许能顺利的得到解决。或者他们可以开车送Daisy去医院。但是他们都不在,而怀里的Daisy等不了那么久。电光火石间,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摔碎了车库里的花盆,焦急的差点抓不住沾满泥土的钥匙。

上帝保佑,钥匙一下子就滑进锁眼里去了。

他深吸一口气,踩下了油门。


Daisy醒了,睁开她有着长长睫毛的蓝色眼睛。她的眼睛和妈妈一样。她没事了。

妈妈在Daisy的病床前微笑,叫Daisy的名字。而Daisy,可爱的小姑娘,她露出了缺了一个牙齿的笑容。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妈妈满

怀爱意的把Daisy圈在怀里,爸爸也围了上去。

Eggsy同样那么的开心。他亲手救回了妹妹的命,他高兴自己那一瞬间没有犹豫,咬紧牙关豁了出去。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不是那些不幸的人,不幸并没有降临到我们家。

Eggsy被获准打开一瓶汽水,在汽水的刺啦冒泡声里,外婆对Eggsy勾了勾手。

“你知道吗,佛说,救人一命...”Eggsy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香烟,暗自腹诽他如何也不会相信外婆是一个佛教徒,外婆还在他的耳边说着。说他会渡过漫长又快乐的一生,这是她可靠的预言。

哇哦,听起来很不错,Eggsy仰脖喝了一大口汽水,他的耳朵里都是气泡炸开的声音,他不想再听下去,就像每一个叛逆的小孩。
何况他知道,外婆的预言跟往常一样从来没准过。

但是如果相信外婆的预言那么这预言就会精准实现,那么Eggsy一定在这个时候把可乐放在一边,对着他理着时髦头发,涂了睫毛膏,身穿皮草的外婆露出从未有过的虔诚面容,并双手合十感谢她的赐福。

Eggsy后悔了。



记忆这东西真是奇怪。

Eggsy记得和爸爸一起,去康诺尔斯农场的垃圾填埋场。

他很小的时候,冬天冷的他缩手缩脚,但他那么兴奋。好像处理家里的大件垃圾是一种玩乐和出游。他带着妈妈亲手织的毛线帽子跟在爸爸的身后。

垃圾填埋场其实是一个大大的深坑,他们一同把废旧的电冰箱推下去。到达边缘的时候,他们就同心协力的同时踹出左脚,看着那个冰箱滚下斜坡,滚到深坑底端去,甚至不太看得见。关于深坑,Eggsy的印象不算好,他曾偷偷趁爸爸不在站在深坑边往下望,生锈的推车,破烂的马桶,半张开口的冰箱,还散发出令人不适的味道。他退了一步,回到父亲的身边,他感到安全。他拉扯爸爸的衣角,父亲的脸便从上望着他,额上带着点汗珠。

他很想问为什么地球能容纳那么多的垃圾,那些被遗弃的东西,他感到不舒服,那种负面的情绪他不想说给爸爸听,他最终只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微笑,他得到的是爸爸还以同样的傻笑和白皙的脸上被爸爸沾满灰尘的手摸过留下的爪印。

这一切好像发生在昨天。好像他脸上的印子才刚刚被擦去,他已经长大了很多,从堪堪到父亲的腰际长到了父亲的耳朵。他快要赶上父亲了。因此他对扔大件垃圾这事也没了以前的那种热衷。他踢着小石子站在商陆丛下,摘下那紫红的果子揉破在指间。他感受到一阵目光。

他敏锐的抬起头,看到木屋边有个年轻的男孩在看着他,他灰色的眼睛很透彻,写满了洞察,他的眼神好像能穿过什么,到达真实之岸。

Bobby·Connors,学校里的人都说他很怪异。Eggsy用探求疑惑的眼神回应他,而Bobby像被抓住一样,仓促的收回了目光,低下头抱着自己打水的铁桶进屋去了。

Eggsy收回目光,他依旧觉得Bobby很奇怪,但是...不异常,他有点喜欢那种眼神,他不为此而反感。
但是他不明白那目光意义,而且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会明白。



时间一下子就到了1984年,Eggsy16岁。

Eggsy的生日,他收到了一台相机作为礼物。

一台相机!Eggsy想尖叫着向每一个人宣告他收到了一台相机,一台可以拍下所有令他高兴,喜悦,激动或者生命中那些微小而琐碎的东西的神奇科技。科技万岁!

有了那一台相机,Eggsy的生命里的一切事物好像重新刷了一层新漆。他尽可能的拍完了所有他希望拍下的事物。他自己,他的自行车(自行车的铃铛生了锈,“铁锈很好看,值得我一拍。”他自言自语的解释给自己听),他可爱的小妹妹Daisy画的蜡笔画,老妈的裙子挂在晾衣绳上飘动,老爹放在瓶子里的船模,还有树叶上的老叶。
到最后,他甚至拍起了隔壁的胖妞格蕾丝,她跳起绳的样子滑稽极了。他躲在树叶丛后面,大笑着拍下了好几张格蕾丝的“跳绳美
照”。

不,就算格蕾丝追在后面打他他也不会删掉。

打死也不要。


初秋的时候,全家进行了一场大购物。他的小妹妹Daisy永远冲锋陷阵在第一个。她咯咯笑着,身后跟着父亲,她的双手贴在玻璃窗

上,渴盼的望着那座大房子模型,恳求父亲能跟她一起进去看看。宠溺孩子的父亲自然答应了。

而母亲自然爱逛衣服和饰品。而他,尴尬的年纪,不缺衣服,也没有对玩具的兴趣。他只能在杂志店里磋磨他周末的可爱时光,阳光
灿烂的午后,他只想去跟朋友进行一场愉快的友谊赛,他超级大声的叹了一口气。但是这声叹气刚刚出头就被他掐死在喉咙里了。

商城的玻璃门被推开了,Eggsy站着的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Harry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站在那里,他颇为绅士的手抵着门,好让自己的母亲和父亲进来。他礼貌的轻轻松开手,点头示意身后其他的客人,然后他进来了。在Eggsy眼里,他好像浑身带着温柔皎洁的月光。

Harry风衣里穿着衬衫,他的前两颗扣子随性的解开,Eggsy能看到敞开的领子下露出来的小半截锁骨和修长的脖子,Harry正在转头和他的母亲说话,脖筋随着他的动作露出一条明显的突起。

而当他走路的时候,合身的裤子凸显出他修长的腿,裤子不厚,Eggsy能仔细瞧见Harry迈步时膝盖微微弯曲时露出隐约骨节的形状。Eggsy的视线又转移到Harry的手上,Harry捧着一本比较厚的书,从样子来看应该是下次阅读课要上的《奥赛罗》,他修剪干净的指甲轻柔的搭在书本上,指节完美的贴合这书脊的直角。

Eggsy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杂志,他只是一直渴盼的,渴盼的望着哈利。他把目光投在哈利的脸上。Eggsy总爱把最好的事情留到最后完成。就好像盘子里的最后一块肉,袋子里的最后一块糖果,数学作业的第一道题,还有凝视哈利的眼睛。
哈利的眼睛是他最爱的部分。

那双褐色的眼睛,在光线的变化下都能微微的不同。

正对着光线,是Harry演讲的时候,他带着微笑,正对着阳光,他眼睛里的棕色又变得澄明清浅,好像诚实的能倒映出他所看到的一切,配合上他的笑容,没有人能抵挡得住那种美丽。毫无疑问,哈利赢了那次演讲,也悄悄赢了Eggsy的心。

在图书馆里,Harry坐在靠阳光的那一侧,光线从侧面照射在他的眼睛里,除了眼睫毛留下一道阴影,连那眼睛里的棕色都光影错杂明暗交织,美的好像幻境,Eggsy为此深深着迷。

而在普通的场景里,正如现在,明亮度一般的地方。哈利的眼睛是纯正的褐色,温柔好像是在其中流淌的蜿蜒溪水,哈利整个人都是那么的温柔,所以他的心灵之窗里所流淌出来的情绪那么恬静,令人舒适。

那双眼睛,Eggsy想直视着,对着它们的主人亲吻下去。

“咳。”一声咳嗽让他移开了目光,甚至吓得他轻颤了一下。“所以那就是你喜欢的人是不是?”他的外婆站在他的身边,她同样拿着一本杂志,向Eggsy露出狡黠的笑容。如果用通俗一点的说法来说那种眼神就是“我懂得”。

而他看到Harry向他这个方向转过脸来——他迅速的用杂志挡住了自己,还被自己的口水咳呛了一下。在这种时候,Eggsy就非常怀疑自己的外婆到底有没有五十多岁,她虽然很识趣的同他一起转了过来,但是她脸上带着八卦和纯然恶作剧的笑容结结实实的让Eggsy
头疼。他认输一般的摸了一下鼻子。“好吧,外婆,我回去会跟你细说的。”

得到满意的答复,外婆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附在Eggsy耳边絮语:“既然你这么诚实,我可爱的小Eggy,我告诉你,你可以放松警惕了。我看到他——唔唔——那个可爱的英伦绅士,他去音像店了。”Eggsy明白一旦“交易”达成,外婆就会遵守约定,于是他转了回去,刚好瞥到Harry弯下腰拿起了贝多芬。

“噢——十八岁的老古董,糟糕的品味。”外婆在他身边咕哝着。但她依旧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Harry。保佑Harry不要转过来!Eggsy内心尖叫着,表面却平静又缓慢的直视着外婆。“我的肚子饿了,也许我们应该先离开一会,外婆。”在离开的时候他努力催眠自己落在自己背上的目光只不过是个错觉。

当他们点好餐的时候,Eggsy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下,他以为自己能放松了,但是他又僵硬起来。Harry正坐在商场的长椅上,身边放着他父母的购物袋,正在看那本《奥赛罗》,他低头看书的时候,头上有一撮头发落在他的额头上,给他增加了几分可爱。他那么认真,手指下意识的滑过他阅读过的书页。Harry有一边看书一边做小动作的习惯。可悲的是,Eggsy这么的了解Harry的这些细节,但是目前为止他们甚至都不曾认识对方。

一道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外婆坐到了他的对面。

“所以你们接过吻吗?”他吃了一惊,他只是摇了摇头。“没有?你喜欢他,他喜欢你,还犹豫什么呢?”外婆垂下眼睛吸了一口烟,好像人们的互相喜欢对她来说只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没有,喜欢我。”他说出这事实的时候,他感到喉咙干涩,他下意识的吸了一口奶昔,冰冷的水珠结在塑料表面,甜蜜的奶香让他的自嘲稍微淡了点。

“你不惊讶么?男人...和男人。爱。”他艰难的做了个手势,不知道如何表达。外婆看了一眼他,她往后靠在椅子上,她露出了一点回忆的神色。“我的初吻,是和一个大我很多的男人。”她回想那段时光,脸上闪过一些情绪,Eggsy很难判断其中是否有快乐。但他知道外婆是在向他剖析自己,属于她的安慰方式。独特,但是很有用。

Eggsy的戒备淡了,露出了倾听的神色。外婆狐疑的瞥了他一眼:“你不会出卖我吧?”而他开玩笑的回应。“那你得跟我细说关于那个,初吻。”

初吻。这个词很常见。Eggsy的许多朋友也有些喜欢的姑娘,他们有时候谈论起他们的初吻,脸上闪过柔情。Eggsy也问过父母关于他们的初吻,他的父母坦诚的告诉他,他们的初吻不是彼此,但是他们那么爱着对方,所有他们之间的吻是他们彼此认为最美好的。

Eggsy也想过关于Harry的初吻。他吻过别人吗?女孩,或者男孩?他的嘴唇看上去那么柔软,他有时候在夜晚里会情不自禁的想那嘴唇吻起来是什么味道。是甜蜜,是美好吗?

因为Harry,Eggsy依旧不肯交出他的初吻。好像一个特殊的吝啬鬼,只想向特殊的那一个交付出自己的初吻。

而他还听不够关于初吻,他想象了很多,但是那都是想象,他只有不断地从别人的描述里去感受,去幻想。他伸长了脖子,等待着外婆的回答。“关于初吻?哦,好极了,太美妙了。很久以后,我才发现这样的吻,一生只有一次。”外婆意味深长的握住了他的手。
“去吧,Eggsy。”

她没有再说多的什么,但是他们彼此都明白对方已经懂了。

而Eggsy,现在只剩下一个很重要的心愿。就算Harry不爱我,上帝啊,我也一定要让他吻我一次。

评论(21)
热度(72)
沉迷哈蛋,醉心脸叔,日渐并没有消瘦

© 尖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