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五

01 Nov.

【良生】The Brand(清水,一发完,梗见图)

1.
    一拳狠狠揍在他的脸上,他从口腔里尝到血腥味,他舌头暗暗地舔了舔破皮的地方,试图盖过流血的伤痛。背上被纹身盖住的皮肤抽紧似的发疼。

   “阿良!”带着耀人笑脸的男生从后面揽住他的脖颈,他闻到汗水和肥皂的味道。白衬衫和阳光,像是艾迪生的代名词。他的喉头在干燥中滚动,他掩饰般的带着嫌弃推开艾迪生。“滚滚滚!你一身的汗!艾迪生!”
   被推走的艾迪生笑着缠上来,好像要把他一身的汗水裹在他的衣服上,最好还能在地上打个滚。闹腾了几次,手里的书和自己的头发都是一团糟,他暗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挣扎。艾迪生沉甸甸的体重吊在他的肩膀上:“喂,小毛蛋,你该不会生气了吧。”耳边的热气喷在耳际,带着水汽。好像在他的心底滋润了什么东西。

2.

   血腥刺激了他,疼痛仿佛预告他的失败,他厌恶失败。他的喉咙里发出低吼,他用力把对手撞在铁丝墙上。

   “...毛蛋,小毛蛋??”他睁开昏昏沉沉的眼睛,几个小时的特训下来,男生们基本上都累趴在了地上,昨晚他的父亲让他完成的任务很久才得以完成,并且要瞒着父亲他打拳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他艰涩的想,或许父亲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会做什么,他逃避的闭上眼睛。
   “喂,真的很累吗阿良,”艾迪生蹲在他的身边,右手放在他酸疼的肩膀上轻轻揉捏,他为这力道和灼热的温度而喉咙发紧。“我没事。”他借着艾迪生的力道站起身来,咬住了嘴唇没有把他的困扰和痛苦而缠绕的丝线同样栓在艾迪生身上。他想要他飞翔。他清楚的意识到,他悉心呵护的土壤里钻出一根细苗。

3.
  
   对面人的眼睛里盛满了怒火,燃烧在结冰的湖面,布满汗水的胳膊狠狠地擦去嘴角的鲜血。气味和体温让他感到熟悉又陌生,他的指尖抽搐了一下,他握紧了拳头,包裹住颤抖的指尖。

   “这是我的女朋友。”艾迪生的脸上带着点腼腆的笑容,笑容里还带着些等着他赞同的忐忑。长发的女孩站在他的旁边,露出甜甜的笑容。他感到恶心,他的喉咙里发出几声咯咯的声音,让他自己感觉就像是站在那里的傻子,他沉沉的凝视了艾迪生一下,余光都没有留给旁边的女孩。他转身就走,只留下写满疑惑的两张脸。
   艾迪生追了上来,他拉住了他的胳膊:“阿良,怎么了?为什么要走?”他停下来看着艾迪生,仔细的分辨着那双褐色的眼睛里的情绪。他只看到了疑惑不解和受伤。他闭紧眼睛,甩开了艾迪生的手。

4.
  
   他被对手冲撞,抱住腰往地上抱摔,倒地前他瞥见被灯光照的透亮的眼睛,明亮的褐色。他无意识的抽了一口气,感觉到对方的手无意间划过背后那树叶纹路一样分散的伤口。

   “我已经快要嗅到花的香气了。你的小打小闹我都看在眼里,由着你去了。但是唯独这件事我绝不允许。”父亲的衬衫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最后一颗。他作出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但是无法避免的想到母亲房间里盛放的樱花,在花瓣凋零里他感觉到母亲温柔的微笑和空洞的眼睛。父亲被推进手术室后从脖子多出的树叶纹路样的伤疤和自那以后永远扣到最后一颗的纽扣。
   他的舌头抵住上颚,防止自己发出一声抽噎。“好,我会试试,我会试着断绝它。”他无法忽视的在自己声音里品尝到泪意。

5.

   他快速站起来,曲起胳膊肘子向下施力,顶在对方柔软的腹部,他听见台下观众的欢呼和马小的尖叫。而背上的纹路好像烙铁烫印在皮肤,他在幻觉的疼痛里疯狂进攻。直到第一回合结束,裁判握紧他的手举起,汗水流在他的眼睛里。这个时候他居然希望自己有泪。

   “阿良!吴良!!小毛蛋!!!等等我。”气喘吁吁的青年抓紧他的手,弯下腰喘息,可爱的发旋便暴露在他的眼睛里。他在艾迪生抬起头来前收敛好眼睛里的所有神色。
   “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你训练也不去了,也不跟我一起走了,我到底有什么让你不满意了!”不行,不行,还是不行。恐惧和疼痛摄住他的心,他甩开艾迪生的手,抬起自己的下巴好像能显得不可一世。
   “你那愚蠢的,野蛮的训练我已经受够了。你跟你的父亲一样,莽撞、暴力,笨的无可救药。”他惊讶于自己声音里的冷静和无情,也惊讶自己能平静的看着那双褐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和愤怒。艾迪生咬住了下唇,他无法对他的同伴说出同样伤透人心的话,他只是抬腿离开了。
   但是他却仍然绝望地听见心里花瓣裂开绽放的丝帛摩擦的声音,他的指甲陷进肉里。

6.

   第二回合如同第一回合一样胶着。第三回合则如同破釜沉舟。对手的胳膊他心里清楚已经伤到极致,但是汗水打湿的头发下那双依旧明亮的褐色眼睛和挑衅的手势。“你过来啊!”他睁着眼睛把对面人的一切都收入眼底,又酸又涩但是不知为何他没有眨眼。

   “我接受,但是我唯独不能放下拳击!”他推下桌上的所有东西,以死相逼他的父亲。而沉着的中年人只是招了招手,身穿白大褂的两个男人扣住了他的手臂。“花要开了,你没有时间再任性了。”
   镇静剂随着针管缓缓被推入他紧绷的皮肤里,他倔强的不肯闭上眼睛,只为等待他父亲的一个承诺。“好吧,我答应你,”在父亲的叹气承诺里他终于闭上眼睛,没有听到最后的半句话里父亲所言, “...但是是以我的方式来。”

7.

   最后的最后,他冲了上去,好像飞蛾去凑近火苗。他清楚的听到手骨折断的脆响,和倒在地上自己砸出的声音。业火终于从伤口席卷而上,燃烧殆尽他。

   他睁开眼睛。
   “父亲,好痛。”背上好像火烧,他的土壤里全是灰烬。而纹身针吻上他的脊背,镌刻下美丽的花色。他的手往后摸到树叶纹路一样分散的疤痕。
   “他是谁,父亲?”他抬起头来问男人,眼睛暗示性的看着男人第一颗扣子下的皮肤。
   “一个不重要的人。所以你选择放弃他。”
   他低头想了一下,点点头做出了选择:“这个决定是对的。”不想跟母亲一样,一树的樱花,迅速凋零的花瓣,温柔的微笑和空洞的眼神。
   他穿好他的衣服,不再去想为什么那纹路好像烙铁,痛得他几乎难以忍耐。

+1

   很小的男孩,白净,软乎乎的,宠坏的小孩。他站在男孩的面前不屑的想。
   “你过来呀!”男孩奶声奶气的挑衅着,澄清的眼睛里充斥着没有成熟的火焰,但是温暖。
   他进攻了上去。
   他被打倒在地。
   难堪和自尊让他不想起来,奶香味的小孩凑到了他的身边,戳了戳他的脸。“你哭了吗?”
   “你才哭了呢!”他迅速放下自己捂住脸的手。“你这个小傻子。”“我才不傻呢。”奶香味的孩子缺了一个门牙,向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妈妈说我很可爱的!我叫艾迪生,你是谁呀。”
   他捂住眼睛,装作没有被这个小屁孩可爱到。
   “我叫吴良,小屁孩你真丑。”

评论(6)
热度(27)
沉迷哈蛋,醉心脸叔,日渐并没有消瘦

© 尖五 | Powered by LOFTER